菜单导航

山中小屋

作者: 蒲伋 发布时间: 2019年07月26日 13:44:24

  诗歌是一种艺术,而且是一种个性思想迸发的艺术,一处风景不同的摄影师会呈现不同的形态之美,也会有不同的角度和特写。“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,世界上也没有完全相同的思想和诗句”。

  它呈现思想,然后释然思想,从中我学会追溯源头,并在起始停滞和困顿探究,在一处风景中寻找不同角度的不同美。而美,不单单是在苍天之下一片苍茫之色真实如幻影,和具象的朦胧。

  它更多的是我用心观察的那片头顶的云朵和视觉,而它会释放成无限瑰丽风景。美丽,欣欣然在有限的视野里,像一座山,也像山间那些小屋,被岁月侵蚀还留住岁月的小屋,年久失修的小屋。

  山中的小屋没有人居住,甚至显出某种残破感,而它的存在并没有与山景有不搭,反而完全融入,形成另类的美感,它是独特的风景,似乎告诉每一个人,这里曾经有人居住,这里曾经也有盎然的生机和鲜为人知的故事。而我长时间一直在做梦,而且沉睡不醒,梦中似乎也有这样的小屋,在岁月里塌方然后消失。

  其实没有别的,时间被人为改变,小屋的主人或许已经离开大山,住进城镇过上崭新的城市生活。那些小屋则变成人为的废墟,通往它的道路依然山遥蜿蜒崎岖。这里没有任何人,而视觉在空山中因它的存在迅速填补,时间在里面逐渐发酵酿成甜的酒。我开始喝光所有的酒,并找到那些酝酿的美景,它错落有致,而且五彩缤纷。

  山野如此,小屋不是,这些在蒲伋诗境中有过表述,它早已被反复挖掘,拆分聚合,最后什么也留下。我反复变更着视线与聚焦,只是所有人认为会有别的,只不过还没有被发掘。当谁失望而归的时候谁乘兴而来,当它也认为希望还在,或在远处等待。

  时间的世界里记载别的什么,当谁的林林总总对峙谁期期艾艾,山野翠绿的眼一尘不染,在与时间的对峙中,你我都是在时间里淘金的人,衣兜里都是散落的石头和沙砾。它冲击成我的世界,土壤和空气,土壤被稀释扩散成怪异的畸形。

  或许它承载的山野之境无限大,遮挡了许多风景,可是我无法兑现视觉的全部,甚至部分,面对这样的小屋,我感觉它是不容错过的美和关于美的记忆,虽然我找不到自己却能找到你。

上一篇:告诉你

下一篇:渴望下一场雪

不能不说,秋天的脚步,越来越重了,车窗开着一半,行使的路上,那风吹进来,浑身泛着凉意,想起他现在仍旧铺着竹席,我着实不解,只是这样的气候,对于他来说,到也不过分,
2019年07月24日 17:40:22  湘楚雁丽
微信扫描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