菜单导航

在时光的缝隙中安身

作者: 刘云峰自媒体 发布时间: 2019年07月19日 16:33:56

  风儿乘着落叶呼啸而来,我瘦弱的身子几乎抵挡不住着寒冷的冬天的侵袭。行走在这城的一角,细细牵拉着思绪。

  或许,不该假装风情,懂你的人,一直都懂,不懂的人,就算你绞尽脑汁,也还是枉然。泪水不会说谎,就算你努力将之噙住,终究掩饰不了内心的痛。身处在歧路中,不要彷徨,因为你的脚印迟早会告诉你,这世界,在向你的内心靠近。

  在日夜穿梭的时光道上,多少次,欲言却止;多少次,深情凝睇;多少次,翘首以盼。我想在遄飞的日子里捕捉昨日的记忆,待余下的日子聊供细细咀嚼,可回忆的世界里蚊虫纷飞,衰草横生,时光暗淡。

  时光爬上双鬓,侵染了毛孔,融进了血液,在流动的文字中镌刻了流年。我想用灵魂将之承载,用我的余生追寻生命的自由,追寻生命的张力。

  自由,正是在时光的间隙中孕育而生,每当风雨密织,我总能在烟水里找到那种来自灵魂的惬意。它犹如一道闪电,直直穿透我的身体,又在无尽的物欲中消磨,最终,消散在夜的最深处。

  黑夜里,时光似乎更加争分夺秒地离去。我确是茫然无措,不愿打扰,也不愿被打扰。浮躁的我始终坚信,只有在这绵绵的夜里,才能让灵魂得到一丝宽慰和释放。

  我那浮躁的心就像是空中翩飞的羽毛,需要找一个倚宿。瀑布在阳光的照耀中直泻而下,化作涓涓流水,涌动着深情,流进了我双眸。在宁静的丛林中,我悄然睡去,在朦胧里,记忆中的人又一个个出现在眼前,他们是那样熟悉,给我的距离却是那样遥远。我低头哀叹,时光总是太匆匆。

  可我却不敢踏向远方,一想到那千山万水的距离,不禁就生起一丝倦怠。时常在想,我会躲进一片树叶下,化作一只鸣蝉,唤醒每一段沉睡的时光。

  可我又在等什么呢,那炽热的浪潮抽在时光的脊背上,低吟的呻吟在风里萦回。它的血肉正在一点点干涸,最终只剩下筋骨在这世界蔓延。它想站立起来,一次次,却终究还是在青春的哀曲里老去,最后,消散在茫茫大地间。只留我一人,面对着夕阳,泪落成行。

  时光走了,我感受到食物的残渣在身体里一点点变质,狰狞的伤疤在我的眼里变得暗淡。无感到无比的失落和痛心,就像上饶尚美医美的医生面对那些在不正规的医疗机构出来的患者。

  我迈着沉重的步伐缓缓向前,厚实的脚掌有力地支撑着我的身体,我像一棵参天大树屹立在天地间,日色和月光滋润着我的灵魂,时光的流沙却禁锢着我的心。周围是一片凄冷,我的心应该被贮存在冬季,被片片落叶轻轻盖住,而不是像那缥缈虚微的蒲公英,被时光禁锢在风沙中。

  所有束缚都应该有个解脱。思绪至此,我依然转身而行。我想看那蝴蝶在花的牵引下款款而起,想听那空谷的山风吹起的阵阵鸟唱。那一江春水向东奔腾而去,而年迈的我只能坐在池塘边,望着一群饥饿的金鱼愣神。

  黑色的夜像一堵墙阻隔了街上喧嚣的汽笛和城市的吵闹。在时光面前,我像是个有罪的孩子,低头承受着所有的谩骂,我只能死死地低头,生怕别人会看见我那被泪水倾盖的脸。我始终相信,在时光的缝隙中,有一处可使我容身。

  文章仅限参考 不做商用 转载保留作者等出处 否则视为侵权

上一篇:一碗苞谷糁

下一篇:相思之情,穿山水

微信扫描关注